内蒙古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动物世界 >

亚索 盲僧 锐雯 卡尔玛故事更新:盲僧真是龙的传人!

时间:2019-10-29 20:07:58
亚索 盲僧 锐雯 卡尔玛故事更新:盲僧真是龙的传人!

今日,除了对重做的艾瑞莉娅进行背景故事更新以外,一些属于艾欧尼亚的英雄背景故事也得到了更新,一起来看看吧。

亚索 盲僧 锐雯 卡尔玛故事更新:盲僧真是龙的传人!

疾风剑豪-亚索

孩童时期的亚索经常把村里人对他的评价信以为真:好听的时候,他的出生是一次判断失误;不好听的时候,他是个永远无法挽回的过错。

和大多数痛苦一样,这些话语也包含着些许真相。他的母亲原本是一位抚养着独生子的寡妇,而那个本应作为亚索父亲的人则如同金秋的微风般吹进了她的生活。随后他不等艾欧尼亚的寒冬降临到这个家庭,就又像那个寂寞的季节一般悄然离开了。

虽然亚索同母异父的哥哥永恩与他截然相反——恭敬、谨郑州癫痫检查医院慎、自觉——但是他们二人还是亲密无间。当其他孩子戏弄亚索的时候,永恩总是会出来维护他。虽然亚索缺乏耐性,但他的意志却十分坚韧。当永恩开始去村里著名的剑术道场求学的时候,年幼的亚索也跟去了,在外面的风雨中痴痴苦等,直到师父们终于软下了心,打开了大门。

让同辈们咬牙切齿的是,亚索展现出超凡的天赋,成为了数辈生徒中唯一一名得到素马长老关注的人,他是传奇御风剑术的最后一位大师。这位老人看到了亚索的潜力,但就像妄图用绳索束缚旋风一样,大多数教诲对亚索都不管用。永恩恳求自己的弟弟放下傲慢的态度,并送给他一枚枫树种子,这是道场关于谦卑的至高训诫。第二天早晨,亚索成为了素马的徒弟,同时也担任他的贴身侍卫。

当诺克萨斯入侵的消息传到道场的时候,有些人受到了普雷西典的挺立之战的鼓舞,很快村庄里的壮丁就被抽空了。亚索渴望在战场上贡献自己的剑术,但即便他的同辈和哥哥全都离家参战,他依然要奉命留下保护长老们。

入侵演变成了持久战。终于,在一个湿漉漉的雨夜,诺克萨斯行军的战鼓从毗邻的山谷中传来。亚索抛弃了自己的岗位,愚蠢地认为能够凭一己之力扭转乾坤。

但等待他的不是战斗——而是数百具诺克萨斯人和艾欧尼亚人的尸体。这里刚刚发生了某种可怕怪异的事情,绝非一刀一剑能够阻止。大地似乎也被玷污了。

清醒过来的亚索回到道场已是第二天,但被其余的门生团团围住,个个刀剑出鞘。素马长老死了,亚索发现自己不仅被指控擅离职守,而且还成了杀人凶手。他意识到,如果自己不尽快行动,真凶就会逍遥法外,所以他拔剑而战,挣脱了抓捕,当然他也知道,这个行为无异于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于是亚索成了战后艾欧尼亚土地上的逃犯,搜寻着任何可能让他找到凶手的线索。而与此同时,昔日的朋友们却成了追杀他的猎人,一次又一次地逼迫他在战斗与死亡之间做出选择。这始终都是他甘愿背负的代价,直到他遇到了最可怕的对手——他的哥哥,永恩。

二人遵照荣誉礼法,相互绕行。当他们的剑刃最终交锋时,永恩未能匹敌,随着一道钢铁的寒光,亚索手刃了自己的兄长。

他恳请哥哥的原谅,但永恩临死前只是告诉他,杀掉素马长老的是御风剑术,而亚索是唯一一个可能掌握此术之人。然后他便永远沉默了,至死也未能说出原谅的话语。

没有了师父和兄长,亚索悲痛欲绝地在山中流浪,如同一柄无鞘之剑,苦饮着战争与失落的痛苦。在冬山的雪原上,他遇到了塔莉垭,一位从诺克萨斯军中逃跑的恕瑞玛土石法师。出乎意料的是,她成了自己的学徒,而更让亚索意外的是自己竟然也能够身为人师。他将元素魔法之道传授给她,风雕石磋,亚索终于领悟了素马长老的教诲。

恕瑞玛天神皇帝崛起的传闻改变了他们的世界。亚索和塔莉垭分道扬镳,但他将那颗珍藏的枫树种子赠给了她,种子所承载的训诫他已彻底领悟。

塔莉垭启程返回沙漠故土,亚索也动身前往他的故乡村落,决心改正自己的错误。

亚索 盲僧 锐雯 卡尔玛故事更新:盲僧真是龙的传人!

放逐之刃-锐雯

建立在恒久纷争之上的诺克萨斯从来都不缺战争孤儿。锐雯的父亲死于一场无名的战役,母亲死于难产,小锐雯在特里威尔山石脚下的一座帝国经营的农场中度过了童年。

强壮的身体和凶猛的意志让这里的孩子顽强地活着,同时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劳作,但锐雯想要的不仅是餐桌上的面包。她看到地区战团的征兵官年复一年地来到农场,她在他们身上看到了获得梦想生活的机会。当她最终宣誓为帝国效力的时候,她知道诺克萨斯一定会接纳她这个彷徨已久的女儿。

事实证明锐雯是个天生的战士。虽然年纪轻轻,但多年的艰苦劳作让她很快就适应了兵器的重量,甚至可以掌握比她还高的长剑。战争的烈火铸就了她的新家,锐雯感到自己与同袍兄弟姐妹之间的纽带坚不可摧。

她对帝国忠勇有加,以至勃朗·达克威尔亲自授予了她一柄黑石符文之刃,一位皮肤苍白的内阁女魔法师还为此剑附了魔。这把武器甚至比一面鸢盾还要重,剑身也几乎与盾同宽——正合锐雯的胃口。

不久之后,她的军队就起航前往艾欧尼亚,参与诺克萨斯蓄谋已久的入侵战争。

这场新的战争越拖越久,事态越来越明朗,艾欧尼亚不会屈服。锐雯的队伍被指派护送另一支战团穿过交战区纳沃利省。这支战团的领袖伊米斯坦麾下雇佣了一位祖安炼金术士,迫不及待地想要试验某种新型武器。身经百战的锐雯愿为诺克萨斯赴汤蹈火在所不惜,但现在她看到有些士兵不太对劲,一种不安油然而生。他们护送的车厢里装满了易碎的双耳陶罐,她无法想象这种东西在战场上有什么用。

两支部队遭遇了激烈的抵抗,似乎就连大地本身也在反抗他们。在一场暴风雨中,泥流从山上倾泻而下,锐雯和她的战士们被困在那些陶罐周围——这个时候艾欧尼亚的战士们现身了。战况急转直下,锐雯向伊米斯坦请求支援。

她得到的唯一回答是一支燃烧箭,从山脊飞驰而来,锐雯明白了,这不再是一场诺克萨斯的扩张战争,而变成了一场对敌人的灭绝行动,不计代价。

燃烧箭正中车厢。锐雯本能地抽出巨剑,但为时已晚,她能保护的只有自己。化学烈焰从破裂的容器中喷薄而出,惨叫声充满了夜空 —— 艾欧尼亚人和诺克萨斯人全都在血腥的剧痛中死去。巨剑上的魔法为她挡住了灼热的毒雾,她只能眼睁睁看着恐怖的死亡景象,这场背叛将永远让她魂牵梦绕。

接下来的事情,锐雯只能回忆起零星的碎片和噩梦。她包扎了伤口,为死者默哀。但最重要的是,她开始憎恨这把救了自己性命的剑。剑身上的铭文是对她的嘲弄,时刻提醒她所失去的。她要想办法打碎它,在黎明到来之前,断绝自己与诺克萨斯的最后一丝关联。

但当巨剑终于被打碎的时候,她依然没有找到内心的平静。

失去了赖以为生的信仰和信念,如今的锐雯游昆明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好吗荡在艾欧尼亚饱受摧残的大地上,她将自我放逐,从绝无可能原谅她的人那里寻求赎罪:大地、死者、和她自己。

亚索 盲僧 锐雯 卡尔玛故事更新:盲僧真是龙的传人!

盲僧-李青

在艾欧尼亚人敬仰的万物之灵中,要数神龙之灵的故事最广为人知。有的人认为它代表了破坏,其他人则认为它象征了重生。很少有人曾真正了解,更不用说导引神龙之灵的力量,而能够收放自如的人,只有李青一人。

他最初来到朔极寺的时候还是个孩子,自称被神龙选中,注定要使用神龙之力。年迈的僧侣们在这个天赋异禀的孩子身上看到了神龙之火的闪光,但同时也感受到了他的莽撞、高傲,还有可能带来的灾难。虽然如此,他们仍然收他为徒——然而在其他弟子日益精进的同时,长老们却始终让他做着刷盘子、擦地板的活计。

李青开始变得不耐烦。他想要完成自己的宿命,而不是把时间浪费在杂役上。

他偷偷潜入隐秘的书库,在古老的文字中找到了关于召唤精神领域的方法,在一节武术课上耀武扬威。他毫无顾忌地释放了神龙之怒,一踢之下令自己满腹经纶的导师重伤瘫痪。悔恨交加的李青因为自大而被逐出寺院,独自踏上赎罪之路。

数年间,李青游历了许多遥远的地方,仁慈地帮助那些身处困境的人。最后他来到了弗雷尔卓德,在那里他遇到了野人乌迪尔,一个能导引原始灵兽的人。这位兽灵行者当时正在吃力地控制着体内好几股冲突的力量,于是李青也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能够控制神龙的力量。对于精神指引的共同需求,让二人结下了情谊。李青随后邀请乌迪尔共同回到自己的故土。

两人得知诺克萨斯帝国侵略并占领了艾欧尼亚,万念俱灰。各个省份的僧侣全都撤回了希拉纳的山顶,保卫神圣的修道院。

李青和乌迪尔发现修道院已被重兵围困。诺克萨斯士兵已经突入了希拉纳的大殿。乌迪尔毫不犹豫地冲进战场,李青则犹豫了,看着自己昔日的同辈和长老倒在诺克萨斯剑下。希拉纳和朔极的智慧,还有艾欧尼亚的悠久文化——全都危在旦夕。

他别无选择,唤醒了神龙之灵。

烈焰的风暴将他包裹,火舌舔舐他的皮肤,烧毁了他的双眼。被赋予狂乱力量的他用疾风骤雨般的拳脚重创了入侵者,桀骜的火龙伴着每一次攻击愈发明亮炽热。

僧侣们胜利了,但李青的孤注一掷却让修道院成为一片废墟,他的视力也永远无法恢复。最后,在双目失明的黑暗中,他终于理解凡人永远都不可能征服雄伟的神龙之灵,迫使其为自己所用。身心俱焚的他在眼前绑上了布条,打算一步步摸下山路。

但活下来的长老们留住了他,他们曾经蒙羞的弟子现已放弃了对于力量的全部渴望,他终于可以重新开始了。虽然他们不会忘记他曾经的自大,但僧人们提出了一个赎罪的方法:虽然龙的愤怒危险夺命而且捉摸不定,但是最谦卑、最有资格的凡人灵魂能够抵消它的暴烈本性,并不时对其进行疏导。

心存感激的李青与僧人们共同重建了修道院,后来那位兽灵行者也回到了弗雷尔卓德,李青开始全身心投入对启迪的追寻。

反抗诺克萨斯的战争已结束了多年,李青继续以自己艾欧尼亚僧人的身份冥想着。他知道自己的家园还将经历更多试炼,而他必须掌控自己,以及自己体内的神龙之灵,从而面对未来的任何变故。

盲僧短篇故事 ·断金

枝叶肥硕的藤蔓与蜿蜒虬曲的古树紧紧攀附在岩石上,繁密的植被几乎完全遮蔽了林中的小路。三个男人披荆斩棘,满头大汗,但未知的宝藏一直在撩拨着他们心底的贪念。过去的六天里,这座丛林一直严严实实地守护着自己的秘密。但现在,他们已经看到了矮树丛背后隐然耸立的神庙。庙宇的正面嵌在突出地表的一块巨石上,基座四周环绕着怒放的红蓝鲜花。金制的壁龛里端坐着一尊尊祥和的雕像,檐上缠着金色的兰花。

“看到了吗,霍塔?”乌仁说:“我们不是跟你说过吗,神庙是真的。”

“只要里头的宝藏是真的。”霍塔扔下沉重的短柄斧,抽出了新近磨光的长剑。“你们俩可是把命都赌上了的,记得不?”

“别担心,霍塔。”莫尔塔的咳嗽声像锉刀一样:“这一趟成了,你想把皇宫买下来都行。”

“最好不过。把剑都抓稳点儿,谁挡路就宰了谁。”霍塔说。

三个土匪接近了神庙,手中的武器反映着夕阳的余晖。霍塔发现,整座神庙都没有突起的犄角,每一道边缘并非斜角相接,而是流水似的融汇到一起。一行人进入神庙,映入眼帘的是两株壮丽的艾欧尼亚鞭柳。蜿蜒的树干合龙成一道拱门,雪白的树皮仿佛是画上去的一般。

“为什么一个守卫都没有?”他一边往里走,一边问。

这时,他的眼睛被什么东西吸引了,问题也被抛到一边。石壁上凿出了一间内室,晦暗阴森,有如坟墓一般。穹顶上刻着浅浮雕,每一面墙上都缀满了彩色的碎玻璃,描绘着的生机与光明如同涟漪一样荡开。象牙板上镌刻着古老的朔极寓言,端放在雕花的铜柱上。陷进墙壁的龛笼里站着黑玉质地的神像,浑身嵌满宝石。斑岩和翡翠打造的底座上,立着武皇们带着金边的雕像,居高临下地看着来人。

霍塔狞笑道:“拿上,都拿上。”

乌仁和莫尔塔迅速收起刀剑,激动地打开了背囊。雕塑、神像、宝石……只要是他们摸到的东西,全都一股脑儿地往里头猛装。两人跑来跑去,拖着宝藏兴奋地大呼小叫。霍塔在屋子里转圈踱步,心里已经计划好一回到城里就把他们俩办了。突然,他发现有一尊雕像动了。

乍看之下,霍塔以为那就是一座武僧的彩泥塑像——背对着霍塔盘腿而坐,两手歇在膝盖上。但他却站了起来,旋即转身。轻柔流畅的动作,仿佛是一条盘起的蛇展开了身子。他身形精瘦,肌肉贲突,下身是一条松垮的旧长裤,眼睛包着一条红色的绸帕。“还是有人的嘛。”霍塔伸展手指,摩挲着剑柄上的裹皮。“好啊,我正想砍人呢。”

武僧头撇向一边,似乎在聆听什么。“三个。一个肺有病,另一个心脏不好,活不过今年。”

目不见物的武僧转回头。尽管那块厚布不可能看得穿,但他仍然直直盯着霍塔。

“你的脊椎有伤,冬天就会发作,而且会让你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左边靠。”

“你是什么,先知吗?”霍塔紧张地舔着嘴唇问。

武僧没理会他的问题,说道:“我是李青。”

“所以呢?说明什么?”霍塔问。

“我给你一个机会,把东西都放回去。然后滚出去,再也别回来。”李青说。

“轮不到你来发号施令,这位瞎了眼的朋友。”霍塔把剑尖杵在石地上刮蹭。“我们有三个,你连武器都没有。”

乌仁和莫尔塔紧张地大笑起来。虽然人数占优,但他们还是对武僧的气势有些触动。霍塔的另一只手打了个手势,另外两人随即散到两旁,抽出弯刀,围住了武僧。

“这是一处圣地。不容玷污。”李青悲伤地叹了口气。

霍塔朝同伙点了一下头。“把这个瞎子超度了吧。”

乌仁往前跨出一步,还没落脚,李青就动了。就像是一座死寂的泥塑,一瞬间就变成了一道模糊的残影。他的臂膀像鞭子一样抽出,坚硬的掌缘劈在乌仁的脖子上。一声骨头的脆响,乌仁倒在地上,脑袋拧成一个极其不自然的角度。紧接着,莫尔塔挥剑便砍,李青看准机会荡到一边。莫尔塔力气很大,反手又是一剑,从李青头顶擦过。李青顺势躺平在地,身子一滚,两腿一分,镰刀一样扫中了莫尔塔的腿。莫尔塔摔倒在地,武器在石板地上飞出去老远。李青翻身站起,抬脚砸断了莫尔塔的胸骨。

肋骨的断片刺进他脆弱的心脏,莫尔塔发出了窒息似的痛叫。他的背囊掉在地上,宝石四下乱滚。他的眼珠在剧痛中暴突出来,就像一条搁浅的鱼在挣扎着呼出最后一口气。

“你在和尚里头算是快的了。”霍塔在空中飞快地甩出一阵剑花。“但我也不是空有一把剑的蠢货。”

“你觉得自己很快吗?”李青问。

“我受过最好的训练,可不像那两个白痴。”霍塔朝着地上的尸体点点头。

李青没有说话,两人开始绕圈。霍塔观察着武僧,他也在追踪霍塔的行动。武僧的脚步轻捷而准确,但霍塔感觉越来越不舒服,似乎每过一秒,他的弱点就会多暴露一分给对方。

终于,他大吼一声,整个儿扑向武僧,使出一连串的劈砍突刺。李青滑到一边,轻巧地躲闪,仿佛是一片风中的嫩叶,避开了霍塔毫无保留的攻击。他不停地挥剑,每一下都逼得李青后退一点。但武僧甚至连汗都没出一滴。他不为所动的表情、蒙着布的眼睛,还有漫不经心的轻蔑,都深深地激怒了霍塔。

他调整了一下自己。训练时的点滴记忆,此刻胸中勃发的怒火,还有每一分可以唤起的力量,全都汇聚到一起,一剑劈下。刀锋切开了武僧身边的空气,一次也没有命中。

李青转身闪开,弯下膝盖,绷紧了身体。

“你挺快,技巧也不差。”他全身的肌肉都在搏动。“但是愤怒蒙蔽了你的理智,它已经将你消耗殆尽,拖向了死亡。”

能量的细流开始围绕着李青汇聚,霍塔感觉石室里变得越来越热。一股暴涨的漩涡裹住了武僧,霍塔恐惧地后退,剑从手里滑落。李青全身颤抖,似乎在奋力地控制某种他无法容纳的力量。石室中风声渐起,很快转成轰鸣。

“对不起。我放回去。我全都放回去!”霍塔说。

李青大步跃起,能量的风暴将他猛推向前。他一脚踢中霍塔胸口,把他撞飞出去,甩到墙上,砸出了裂痕。霍塔软绵绵地掉在地上,脊椎的每一块骨节都像瓷器一样粉碎了。

“你本来有机会不用受罪的,但你没有珍惜。现在你就要付出代价。”李青说。

死亡临近,霍塔眼前的景象开始变得灰白,但他仍然看到了李青重新回到位置上坐下。他背对着霍塔,姿态放松,致命的能量漩涡随之逐渐平息。

李青垂下头,重新进入了冥想。

亚索 盲僧 锐雯 卡尔玛故事更新:盲僧真是龙的传人!

天启者-卡尔玛

卡尔玛是一个古老艾欧尼亚人的灵魂在现世的化身,作为精神领域的灯塔,引领一代代后人。最近一次她的化身是一个名叫达尔哈的十二岁小女孩。她的童年在北方的高地度过,坚强而独立,一直都梦想着村落外面的生活。

但达尔哈开始断断续续看到一些奇怪的幻象。这些景象很奇特——感觉像是曾经的回忆,但女孩可以肯定自己从未亲身经历过这些事。起初尚可自欺欺人,但这些幻象越来越严重,以至于达尔哈觉得自己正在渐渐发疯。

就在她以为自己一辈子都要在疗养屋里度过的时候,一群僧人造访了她的村落。他们来自一个叫做长存之殿的地方,那里的圣师卡尔玛几个月前刚刚仙逝。僧侣们正在寻找那位老人的下一个转世化身,并相信就在这个村子中。他们对遇到的每一个人都进行了一系列核验,但最后只能两手空空悻悻而归。

就在他们路过疗养屋时,达尔哈从病床上一跃而起,冲出来拦住了他们。她向他们哭诉自己看到的幻象,还说她脑海中的呢喃就是这群僧人们的声音。

他们立刻就认出了迹象。这就是他们的卡尔玛。过去生生世世的景象涌入了新的载体。

那一瞬间永远改变了达尔哈的一生。她向自己所认识的一切道别,然后前往长存之殿接受僧侣们的授业。随后的年岁里,他们教会她如何与自己古代的灵魂沟通,女孩发现自己的声音被淹没于数千个他人的声音中,每个声音都呼吁着远古的智慧。卡尔玛始终都倡导和平与和谐,教诲人们恶行自有恶报,毋需理睬。但即便在她已经成为卡尔玛以后,达尔哈依然很难理解这个简单的事实。

果不其然,当诺克萨斯入侵艾欧尼亚时,这些道理遭遇了真正的考验。随着诺克萨斯武汉羊癫疯哪家医院治得好不断向内陆进犯,成千上万人命丧铁蹄之下,卡尔玛不得不面对战争的惨烈现实。她可以感受到自己灵魂中埋藏着无边的破坏潜力,不断膨胀着,随之一起膨胀的还有年轻冲动的达尔哈的声音:置之不用的力量有何意义?

这个念头让卡尔玛痛苦不已。最后她妥协了,决定只杀死一个人,但必须选对人。她在一艘诺克萨斯战舰上与一位指挥官正面对峙,释放出神圣的怒火。但原本计划中只针对一人的法术,却让整支战舰上的船员在一次心跳之间全军覆没。

虽然艾欧尼亚人为这次表面上的胜利欢呼喜悦,但卡尔玛却感觉怅然若失。她脑海中那些清晰的声音现在全都静了下来,她感到达尔哈又占据了主导地位——但她却更加担心,因为她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大错。她回到了长存之殿进行冥想,并为自己扰乱灵魂家园和谐的行为苦修忏悔。杀戮从来都是简单的,但代价却是失去真正的启迪。她已经污损了自己的不灭灵魂,也污损了她追随者们的灵魂,因此她将倾尽全力避免更多伤害。

虽然与诺克萨斯的战争如今早已结束,但艾欧尼亚中还有许多人变得愿意使用暴力快意恩仇,甚至对自己的左邻右舍也下得狠手。卡尔玛决心竭尽所能引导他们采取更加和平的方式。

每当她避免了一次争斗,就会有更多失落的声音归来,献出他们永恒的智慧。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