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成长 >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3

时间:2019-10-29 14:08:11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3

      后来他们没有打扰我,我一直在看书,大概过了一节课吧,突然间听见大家都在窃窃私语,我抬头一看,“我擦”小黄毛怎么找到我们班来了。
      只见小黄毛还是昨天那副形象,猥琐的靠在班门口,然后看到我在看他,使劲的给我眨巴眼睛。他冲我挥手道:“在这儿。”

      我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尼玛,我一直以来的良好形象,现在被大家知道认识这种人,我的一世英名啊。

      “冷静,冷静。”我不断的对自己说。“你来找我什么事。”终究在众目睽睽之下我走向了小黄毛。
      “有人要收拾你,我来帮你,怎么样,及时么?”小黄毛看到我,得意的炫耀道。
      “额,有人要收拾我?”我反问道,我这个人平时在学校安安分分,但求无事,怎么会有人要对付我呢?
      我看着班里,无意间眼神扫到了依琳身上,依琳仿佛也在看着我,看到我看她之后,眼神连忙转到别处,难道是她?

      我心中有了主意,“谢谢你啦。”我对着小黄毛微微一笑。

      “就这一句谢谢啊,虽然我知道那几个学生对你也打不过你,但是看我这么老远的来替你平事,多多少少请我吃顿饭吧。”小黄毛一副不甘心的样子。

      “请你吃饭?我可没钱。”我摸摸口袋里仅剩下的一百大毛无奈的说。

      “放心啦,你请客,我付钱,待会还有事给你说呢,在你们学校门口等你哦。”说完小黄毛便转身走了。
      “通知通知,请各班学生回到自己的班级,安心上自习,新校长将会抽班视察。”正在这时学校的喇叭响了,班级也瞬间安静了下来。

      “新校长?”有点意思。
      “唉唉唉,你们猜猜新校长男的女的,多大啊?”听到前面有人小声的说道。

      “肯定是个老头子,这还用说。”另一个人仿佛在看S B一样的回答到。

      “无聊,就不能给我们一个温柔点的,比如美女校长什么的。”那个声音又说道。

      “你小子看A片看多了吧,撸多了?怎么做白日梦呢。”

      “呵呵,”我听到这,暗暗笑了一下,校长是男是女关我们什么事,有这时间还不如多看会书呢。我继续埋头看书,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可是我的人生信条。
      在这段时间里,班里也都是一些小声讨论着的。可能是怕校长突然来吧,班里倒是不怎么乱。

      不知不觉中就到下课铃响了,大家疯了一般的冲出教室,而我则慢慢收拾着自己的书桌。心里却还在想着,依琳如果要是找人找我麻烦,小黄毛怎么会知道,而且这么快的来帮我解决了。

      还有小黄毛说找我有事,究竟会是什么事?
带着这些疑问,我慢悠悠的走到学校门口,老远就看见小黄毛站在那里,和一个身高将近一米九的大高个站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在说着什么。

      没办法,小黄毛这身打扮,在全是穿着校服的学校里,想不看到他都难。

      “哎哟,哥们终于把你等到了啊。”小黄毛看到我来了,笑呵呵的冲我打了声招呼。

      “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我的兄弟,和你一个学校的,叫蛮小三,平时一般叫他蛮子,你们认识一下。”小黄毛指着那个大高个说道。
      “他就是我给你说的那个哥们,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来着。”小黄毛又指着我,对蛮子介绍道。

      “你好,我叫柳七,你可以叫我小七。”看着蛮子身过来的手,我也淡淡的说道。

      “叫什么小七,叫七哥。”听到我的自我介绍后小黄毛不乐意的说。

      “呵呵,”蛮子只是憨憨的一笑,紧接着手和我握到了一起。
      在碰到蛮子手的那一瞬间,我感到一股大力顺着蛮子的手传过来,蛮子那能抵上我两个手掌大小的手仿佛铁钳一般的死死夹住我。我没做出任何表情,依然只是淡淡的和他握在一起。

      不过暗中却将力气调整到和他一样大,虽然蛮子的力气很大,但是我从小和师傅学的那几年的刻苦训练,现在和一个高中生相比,还是如同大人和小孩一般。

      说的久,但是我和蛮子握手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七哥,听黄毛哥说你能一挑五,看来是真的了。”蛮子傻笑到。
      这憨厚的大汉很容易给人带来好感,但是刚刚通过握手时他的试探,我感觉到,这个大汉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笨拙,反而,在粗狂的外貌下,有着一颗深不可测的心。

      但是至少叫这声哥的时候,他的眼睛中倒是真的划过一瞬间的真诚。

      “你们要吃啥,我请客哦。”蛮子大大咧咧的说道。

      “那啥,小七刚刚说他请了,不过是我出钱。”小黄毛看着武汉治疗癫痫的好方法有什么我,笑着说。

      “别介,黄毛哥你好不容易来我们学校一趟,这顿一定要我请!”听到这蛮子佯装生气到。

      “呵呵,我也是开玩笑的,蛮子你家有钱,不和你抢。”小黄毛拍拍蛮子肩膀。
      我们几个随意走到了学校门口的一家餐厅里,因为是午饭点,餐厅里人几乎爆满。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空桌。

      “喝点什么,啤的还是白的?”菜上来之后,小黄毛看着我,问道。

      我摇摇头,“我不会。”喝酒这个东西,原来和大哥在一起的时候尝试的喝过,但是当时几乎是沾酒必醉。

      “那好,咱哥俩喝,老板,两瓶精装郎。”小黄毛招呼道。

      然后就几乎都是听到小黄毛一个人在那里说,而蛮子只是和我一样偶尔点头说是。

      这之间我也知道了,小黄毛和蛮子的认识,是在一起好几个人追打蛮子的时候,正好蛮子跑到小黄毛的地盘,小黄毛轻而易举的收拾了那几个人,救下了蛮子,在那以后蛮子就一直把小黄毛当作大哥看待。

      而昨天认识小黄毛之后,他也是回家向蛮子打听了我。今天蛮子正好听说了,依琳会找人收拾我,连忙告诉了小黄毛,小黄毛才火速的赶来。

      对待那几个为依琳出头,精虫上脑的学生,自然蛮子和小黄毛三下五除二,将那几个学生揍了一顿,也算是给我解了围。

      听到这,我还是很感动的,小黄毛心里以为我一个人也不会怕那几个学生,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因为父亲的期望,在学校我几乎从不出手的,即便是挨了打,我也会忍气吞声。
      不多会,酒桌上的饭菜和酒都已经见底了。

      这个时候小黄毛和蛮子几乎每人喝下去一瓶白酒,两人都满脸通红的。

      “哎,你们看旁边的那个少妇,少妇怎么样?”小黄毛突然压低声音,因为喝多了有点结巴,但是依然神神秘秘的说道。
      顺着他的目光我看过去,眼前一亮。入目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白领丽人。带着一副大眼镜显得格外斯文,而一身恰到好处的连体黑色短裙勾勒出诱人的曲线,刚刚及臀的短裙下面,一双黑色的丝袜紧紧的包裹着那修长的美腿。

      “你俩,敢不敢,敢不敢去问他的名字。呵呵,呵呵。”小黄毛说完便是一阵傻笑。

      “我不敢,你去。”蛮子倒是诚实,打着酒嗝的看着我。

      “别闹了,你们喝多了,我们走吧。”我没有喝酒,所以很清醒的说。调戏良家妇女,我一个小高中生如何敢做。
      “你们,都是胆小鬼,我去。”小黄毛说着便要扶着桌子站起来。终于几次未果之后啪的一声倒在桌子上,再也没起来。

      “唉。”我叹了口气,无奈的摇摇头。小黄毛喝多了,还得给他找地方住,也不能把他丢到大街上吧。

      看着旁边一样醉眼朦胧的蛮子,指望他是指望不上了,说不一定还得安排他,这两个人啊。

      “嘿,原来你们在这啊,可让我好找。”正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声音从门口传出来。
      餐厅里鱼贯而进来了好几个人。三个一米八身高左右的人站在人群的最前面,貌似是领头的,清一色的绿衫,那三人向我们走来,其余的人都站在门口,看来貌似是找我们的。

      不过顺带吐槽一句,真想不通,现在怎么会有人穿这种类似于翔颜色衣服。

      “蛮子,怎么喝酒也不叫上我们哥三个?哈哈哈哈”走在最前面的那小子带着一个黄色的帽子,五官倒算是端正,不过怎么看,都有点不自然,似乎是那种……周杰伦的感觉。

      “蛮子,听说你早晨带着一个小黄毛把我的几个小弟打了,背着我们打人可不好吆。”说话的是紧跟在周杰伦后的那个身材最健壮的小子。

      “据说是依琳要揍人,被你拦下了?嗯?”最后说话的是三人中比较偏瘦的一个,一脸的阴沉。
      “黄文,你们几个怎么来了?”蛮子似乎酒醒了一点,强打起精神。

      “你打了我的小弟,我这做大哥的如果不来给他讨回点面子,让我以后怎么在学校混?”周杰伦,也就那个黄文嘴角一扬,玩味的看着我们。

      “要打么?单挑可敢?来啊,你们这群手下败将。”蛮子挣扎了一下站了起来。蛮子本来就比面前的这三人组高出不少,这一站倒是看上去挽回了不少气势。
      听到蛮子说话我心里也默默赞许到,虽然看上去是蛮子逞匹夫之勇,但是目前的这样子至少表现出来的是,黄文他们一堆人,而我们只有三个,而且小黄毛现在醉的不省人事战斗力可以忽略,而我,蛮子只是听说我能一挑五,但是没亲眼看到也还是不保险。

      所以此刻蛮子大脑立刻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刺激并且激怒对方,让他们可以和自己单挑,虽然蛮子现在是醉酒状态,但是如果强行支撑的话,打倒一个还是不成问题。

      “呵呵,我傻啊,单挑?你一个单挑我们全部?哈哈哈”黄文哈哈大笑道。
      “那我就没办法了。”蛮子说完,只听嘭的一声,他也倒在了桌子上。

      据说一个人在酒后如果精力集中的话,是能坚持一段时间而不倒的,可是当你松懈下来的瞬间,那么酒精会瞬间吞噬你的思维。

      蛮子现在应该就是属于这种状态。前面看到黄文来的时候还能坚持住,但是后来听到黄文不上道,果断知道今天肯定没戏了,思维瞬间放舒缓下来。还坚持干嘛?挨打就挨打呗,人喝多了挨打还不疼呢。所以蛮子继小黄毛之后,也是醉倒在桌子上十堰治癫痫病最新方法
      “额,都看我干嘛?”突然我发现进来的那三个人的目光在看到蛮子倒下后都看向了我。其实我心里多想大声说:“我是打酱油的。”可是他们两个人是因为为我出头才揍得黄文他小弟。所以那个念头在我心里一闪,就被我否决了。

      我绝对不是那么没义气的人。

      “你就是依琳要揍的那小子吧?”突然黄文身后的那个偏瘦的阴沉男说道。“既然这么凑巧,就当是送给依琳的一个礼物,顺带把你也收拾了。”

      “你们……”我心里正在犹豫着要不要出手,毕竟这是在学校外面了,但是一想到大哥,我握紧的拳头再次松开来,但愿他们能下手轻点吧。
      “你们在干嘛,打架斗殴么?”就在我认命了的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

      我转头过去,只见之前看到的那个丝袜少妇,正手叉着腰,一脸愤怒的看着我面前的那几个人。

      我冲她报以微笑感谢,自从街上扶受伤老太太反而……之后,现在能见义勇为的人不多了,更武汉羊角风治疗医院哪家好何况现在面对的是一群十六七岁,法律意识淡薄的少年,一个弱女子站出来是不是有点?

      “王校长,您,怎么在这?”从黄文口中吐出来的话下了我一跳。

      “什么?王校长,她就是我们学校新来的校长?”我擦,这和想象中的差的也太多了吧。
      中午的时候新校长是没有去我们班,但是抽查却抽查到了黄文他班,所以他能够认识。
      而那个体壮男,和那个阴沉男和黄文不是一个班的,所以他们和我一样也是不认识新校长。黄文进来的时候注意力都在蛮子和小黄毛身上,确实没看到校长在这里吃饭。

      “你是教导处黄主任的儿子吧?下午今天在这的人全部写一份五千字的检查交到我办公室。”美妇校长面带威严的继续说道。

      “好好好,一定一定,那校长您先吃饭,就不打扰您了啊。”说完黄文便一溜烟的跑出餐厅。

      他的那些小弟面面相觑,短暂的呆滞后也是连忙跑了出去。

      “现在的学生啊……”看着他们跑走,美妇校长摇摇头。

      “你们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吗?”美妇校长转过头看着我问道。

      “额,不是……是。”我心里是异常紧张,校长不会因为这件事而把我开除吧?

      “他俩也都喝多了,应该是上不了下午的课了,你有他们父母的电话号么?叫他们父母带回去吧。”美妇校长沉默了几秒后说道。

      “我没他们家里的手机号。”我尴尬的看着美妇校长。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分隔线----------------------------